Monday, September 17, 2007

小白屋 Cherry House

幾個星期前預訂,到頭來仍然亂七八糟,
訂位九點,入座九點半,
開飯時已經十點,
食到一半已經好攰,
食到一半已經無心機,
食到一半已經眼瞓,
食完甜品已經十二點半。

下次(究竟仲有無下次呢?),請大家只點餐牌上的菜式就好,
要搞私房菜,收四百幾一位,我會講粗口。

鬧爆位:
香草三文魚,果塊三文魚厚過我面皮,無味,唔凍唔熱,算點先?!
鴨胸沙律,私自拿走烤得脆脆的鴨皮,你食燒鴨無皮得唔得先?
鵝肝,差不多係生食,唔識欣賞。
燒牛肉,連少少汁都無,話要食牛肉原味喎!xy^%*$#^%@$)(*^&$%# 不如食擦紙膠好唔好?
上菜速度慢過龜,十一點,仲未食主菜呀!

就算再有幾好美食,都不能將今晚的惡夢帶走。
小白屋,相信大家再難有相聚機會了。

1 comment:

傻強 said...

個室溫三文魚我形住食左會肚痛...好彩無事.

個牛... 我時同豆講, 佢好有自信喎, 汁都唔比一滴...

果隻蝦係令我最氣憤的...

再見小白屋.